“长护险”为金山老人买单超过1000万元

【信息时间:2017-12-28  阅读次数: 【字号: 【我要打印】 【关闭】

2018年元旦起,上海将在全市开展长期护理保险试点,金山、普陀、徐汇三区2017年已先行探路一整年。记者20171226日从金山区获悉,截至201711月底,该区共有3746人接受长护险服务,费用结算累计超过1.8万人次, 长护险基金为老年人买单1177.94万元。

这张超过1000万元的支付账单信息含量丰富,它证实了社会需求和试点地区的服务供给能力。更重要的是,上万次购买支付行为的叠加,重新勾勒出老年人的养老服务需求结构。

金山区发现,老年人对养老、护理、医疗服务的需求总体呈金字塔形状,洗衣做饭、打扫卫生等居家服务和基本生活照料服务是规模最大的金字塔底座,护理服务需求居于中段,医疗服务是塔尖。基于此,他们在长护险”42项服务清单之外增加了5项居家服务,这个动作对于试点顺利推行至关重要。

六级护理的老王,每天只需自费6.5

长护险服务包括27项基本生活照料服务和15项常用临床护理服务,前者有协助进食进水、手足部清洁、协助更衣、药物管理等,后者有鼻饲、药物喂服、导尿、皮下注射等。

经过评估符合条件的参保人员,如果是社区居家养老人群,产生费用由长护险基金支付90%,个人负担10%;如果是养老机构人群,长护险基金支付85%,个人负担15%———这个分摊方式,体现了鼓励社区居家养老的导向。

至于项目收费,不同级别的服务人员标准不同。这不难理解:健康照护员、养老护理员、养老护理员(医疗照护)、执业护士技能值有高低,服务能级也不一样。

家住金山卫镇农建村的王金明三年前突发脑溢血,导致一侧身体偏瘫。20174月,他申请了长护险服务,评估等级是最高的六级,5月开始,护理员李鑫每个工作日上门服务一小时,她通常给老人康复按摩半小时,搀扶走路半小时。老王的老伴说,以前她天天用肩膀驾着老先生学步,一侧肩膀严重劳损。李鑫是拥有医疗照护资质的养老服务员,服务收费比一般养老护理员高,每小时65元,老王自家支付10%,也就是6.5元,以每月22个工作日计,整月开销不超过150元。老伴说:划算。

老人如何理解养老服务

试点初期,老人们并不是立马就能理解和接受长护险。金山区长护险试点工作领导小组办公室主任谭荣垚介绍,他们为了政策推广费劲力气,想千方百计、进千家万户、说千言万语,先后到全区11个街镇及金山工业区宣讲,制作发放各种宣传品,还在两条城乡巴士线路上打广告’”

金山区户籍人口52万,31%是老年人,老年人中又有36%是农村人,金山区的低保、低收入家庭老年人占到全市10%长护险是比较新又比较复杂的政策,老年人消化信息的速度也慢一些。另一个影响老人接受长护险的因素,是42项服务清单与他们对养老服务的理解存在少许偏差,在很多老人的概念里,洗衣服、做饭、拖地等居家服务也是养老,甚至是他们更日常的需求。 长护险自付比例虽然不高,但花了钱买不到居家服务,总觉得缺点儿什么。

于是,金山区在试点方案中加了几个自选动作,在长护险”42项服务内容之外,增加洗涤衣服、做餐或送餐、居室保洁等5项居家服务,给老人更多选择;同时,根据聚焦困难对象,兼顾刚性需求和不增加个人支出的原则,对困难老年人给予特定项目补贴和个人自负费用补贴。一年下来,区财政共投入700万元补贴费用。谭荣垚表示,长护险在金山顺利落地,很大程度上得益于对老人需求的重新理解和对服务投放的一再调整。

长护险需求还有很大开发空间

截至目前,金山全区共受理长护险申请4854人,完成评估4854人,符合长护险待遇4095人,接受护理服务3746人。其中,单纯享受基本生活照料的占85.87%,同时享受基本生活照料和常用临床护理的占14.13%——符合金字塔结构。

长护险基金为这些老人支付了1177.74万元费用,相应地也减轻了老年人家庭的部分经济和精神负担,虽然目前没有具体测算数字,但从一些个案中可以略知老年人家庭的账本。比如76岁的老秦,六级护理对象,因脑梗引起失能,常年卧床,以前家里为他请过私人护理员,一天一小时,收费200元,效果不甚理想;现在老秦每天只需花费6.5元,就可接受专业护理员的服务。

金山区的长护险需求还有很大开发空间,该区排摸发现,全区共有失能、半失能老人6000人左右,理论上,他们都是长期护理服务的潜在需求对象。

金山区现有36家纳入长护险试点的护理服务机构,包括养老机构28家,社区老年服务组织6家,民营医院门诊部和民营护理站各1———接受采访的两家民营机构,上海建国医院门诊部和上海卫夷护理站各有100多名长护险服务对象,他们都表示吃不饱队伍组建了、设备配齐了,第一年亏本运营,但是没关系,政策利好在后面

 (摘自20171227日《文汇报》) 记者钱蓓)